推荐文章

热门文章

最新博文

    可访问此网址-送彩金:💰【ag88.shop】💰

    湄公河开发酿生态危机 柬埔寨淡水渔业恐崩盘

    湄公河开发酿生态危机 柬埔寨淡水渔业恐崩盘

    Tbong坐在洞里萨湖边的高脚小屋下,为好奇的孩子们讲古,“很久很久以前,湖里有蛇、鲶鱼、象鼻鱼……鲶鱼特别多。”但就在一代之间,一切都变了。鱼种正在减少,植物正在消亡,整个湄公河生态系统正在崩溃。对于聚集在Tbong身旁的孩子们来说,生态丰富的洞里萨湖只是一个传说。

    洞里萨湖位于湄公河下游盆地的中心地带,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。该湖和周围的洪泛区于1997年被指定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生物圈保护区,支持数百种鱼类和其他淡水产品的繁殖、觅食和采收。

    但是今年,洞里萨湖水位已降至历史最低点。

    洞里萨河上人家。Teseum摄(CC BY-NC 2.0)

    湖水正蓝?生态巨变的恶果

    “自1995年湄公河委员会(MRC)成立以来,不仅湄公河下游的水位创下新低,由于悬浮沉积物的流失,水的颜色也异常地蓝。”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大湄公河计划资深顾问Marc Goichot说,“蓝色的水对加勒比海来说或许是好事,但湄公河这么蓝并不自然,是生态系统巨变的结果,将产生广泛的影响,包括让脆弱的水生物种暴露于掠食者,削弱河岸,使稻田、红树林和鱼类缺乏所需的营养。”

    气候危机加剧了这个问题,让曾经持反气候观点的名电视节目主持人克拉克森(Jeremy Clarkson)也不得不承认气候危机的影响。只是湄公河流域的变化,科学家们已经警告了数十年。

    在湄公河下游筑坝的想法可追溯到冷战时期,当时美国、苏联和中国开始将水力发电视为经济发展战略,2000年代初期快速发展。当时,MRC估计其四个成员国,柬埔寨、越南、老挝和泰国,可望因此获得300亿美元(约人民币2087.8亿元)的收益。

    但是几年后,MRC修改了预测,指出这些水坝造成的环境损失超过了任何潜在利润。

    尽管有这些警告,中国目前仍有八个大坝在营运,湄公河下游各省仍坚持自己的水力发电厂计划。光是老挝和柬埔寨就计划在主要河流及其支流上建造140多个水坝。

    水力发电大坝将湄公河划分为一个个的水库,阻挡营养丰富的沉积物向下游流动,因而改变了河床和河岸的形状和深度。根据WWF的资料,在1992年至2014年间,湄公河流域的悬浮泥沙量减少了一半以上。

    沉积物无法往下游流动的同时,海水也开始往上游方向入侵,威胁到其脆弱的淡水生态系统。河岸和河床遭河水侵蚀,也被疏沙机进一步掏空。

    水坝还阻挡了湄公河流域约160种需要长距离迁徙的鱼类。Goichot说,这些鱼类要到上游(老挝北部)产卵,而幼鱼则需要回到湄公河三角洲和洞里萨湖的大型洪泛区觅食。任何迁徙障碍都极有可能导致其灭绝。

    较大的物种迁徙路线也较长,受影响最为严重。2010年,湄公河巨鲶的数量比十年前下降了90%。“该地区的暹罗鲶鱼(Siamese flat-barbelled catfish)在2013年宣告灭绝。已知存在于湄公河下游流域的692种现存淡水鱼物种中,全球有68种(10%)受威胁,22种(3%)近危。”MRC的《2018年流域状况》报告中指出。

    洞里萨湖一景。tjabeljan摄(CC BY 2.0)

    这不仅仅是环境变化所致。洞里萨湖淡水鱼黑市是个蓬勃发展、国际化的非法市场。

    这在湖边是个敏感的话题,没有人想谈。船家不敢说他们靠什么维生,市场卖家对他们的鱼价支支吾吾,有些人甚至不记得他们从哪里买到鱼。可能是因为他们不确定自己的鱼是否是合法捕捞来的。

    许多走私者是当地人,因为绝望铤而走险。联合国粮农组织指出,这里有非常多非法的捕鱼手法,包括炸鱼、电鱼、毒鱼以及大型未经授权渔网。

    许多人无视6月至10月的禁捕季。此时许多区域封闭,为了让鱼类产卵。

    大部分洞里萨湖非法捕捞的大型鱼类流向越南,据悉主要原因是越南市场相信大鱼可以带来好运并提高性能力。根据国际法以及柬埔寨和越南国内法规,这些鱼的贸易都是禁止的,但执法力道很弱。越南商人高价向洞里萨湖渔民买鱼,运回越南的特色餐厅。

    黑市贸易、大坝、挖沙和其他人类活动的影响越来越明显。

    洞里萨湖岸上的经济活动。tjabeljan摄(CC BY 2.0)

    世界最大内陆鱼生产国 湖岸人家吃鱼本来都是免费的

    作为世界最大的内陆鱼生产国之一,柬埔寨的粮食供给相当依赖湄公河。在整个湄公河流域的下游,淡水鱼在一般饮食中蛋白质的比例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.2至8.6倍。

    对洞里萨湖附近居民来说,鱼本来是免费的,但人们现在不得不以不断上涨的价格买鱼。暹粒市场一位卖家Vannak表示,鱼的价格是几年前的两倍以上。“五到十年前,我们每公斤进货价是4,000到5,000瑞尔(1.20美元),”他指着自己正在烤的鱼说。现在,这种当地人视为主食的鱼每公斤要花费10,000瑞尔。

    随着野生鱼类变得越来越稀有,渔民开始把湖切成一块块的水产养殖场,同时柬埔寨开始转往其他蛋白质来源。这些都可能会对生态产生重大影响。

    Goichot说,“其他蛋白质来源可能是牛肉、大豆或水产养殖产品,都耗用土地和水并且造成污染。其他蛋白质来源将带给土地更大的压力,并可能促使森林转作,以及产业和家庭相互竞争用水。”

    专家说,如果继续开发湄公河流域资源,洞里萨湖的变化将扩散到整条湄公河。但是到目前为止,主管机关的反应还很缓慢。

    Goichot指出,MRC在产生知识方面算是有进展,但是在重要决策(尤其是水力发电或沉积物管理)上很难达成共识。

    依赖洞里萨湖维生的村落。swifant摄(CC BY-SA 2.0)

    研究:再不采取行动 2020生物量再减3~4成

    有些对策已经到位。越南总理于2017年签署了第120号决议,概述湄公河三角洲至2100年的可持续发展愿景。环保组织继续推动政府与工商界之间的紧密合作。

    WWF根据其“亚洲三角洲抗灾力”倡议,努力在规划开发案时争取“与自然相建”的政治和财政投资。WWF另有一个倡议寻求实施水资源管理策略。Goichot说,“这么做的目的是促使产业界采取集体行动,鼓励他们为河流多做点贡献,希望最终能对河流系统的治理产生正面影响。”

    这种治理不仅对湄公河的未来至关重要,而且时间非常紧迫。根据MRC在2012年至2017年进行的研究,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,到2020年生物量将减少35-40%。

    “到2040年的水力发电计划将使湄公河大部分地区的洄游鱼类消失。预计在2020年到2040年启用的大坝水库,将让所有湄公河洄游鱼类失去生存空间。”Goichot说。

    (编辑:Frank)

    <

    湄公河开发酿生态危机 柬埔寨淡水渔业恐崩盘

    湄公河开发酿生态危机 柬埔寨淡水渔业恐崩盘

    Tbong坐在洞里萨湖边的高脚小屋下,为好奇的孩子们讲古,“很久很久以前,湖里有蛇、鲶鱼、象鼻鱼……鲶鱼特别多。”但就在一代之间,一切都变了。鱼种正在减少,植物正在消亡,整个湄公河生态系统正在崩溃。对于聚集在Tbong身旁的孩子们来说,生态丰富的洞里萨湖只是一个传说。

    洞里萨湖位于湄公河下游盆地的中心地带,是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。该湖和周围的洪泛区于1997年被指定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生物圈保护区,支持数百种鱼类和其他淡水产品的繁殖、觅食和采收。

    但是今年,洞里萨湖水位已降至历史最低点。

    洞里萨河上人家。Teseum摄(CC BY-NC 2.0)

    湖水正蓝?生态巨变的恶果

    “自1995年湄公河委员会(MRC)成立以来,不仅湄公河下游的水位创下新低,由于悬浮沉积物的流失,水的颜色也异常地蓝。”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大湄公河计划资深顾问Marc Goichot说,“蓝色的水对加勒比海来说或许是好事,但湄公河这么蓝并不自然,是生态系统巨变的结果,将产生广泛的影响,包括让脆弱的水生物种暴露于掠食者,削弱河岸,使稻田、红树林和鱼类缺乏所需的营养。”

    气候危机加剧了这个问题,让曾经持反气候观点的名电视节目主持人克拉克森(Jeremy Clarkson)也不得不承认气候危机的影响。只是湄公河流域的变化,科学家们已经警告了数十年。

    在湄公河下游筑坝的想法可追溯到冷战时期,当时美国、苏联和中国开始将水力发电视为经济发展战略,2000年代初期快速发展。当时,MRC估计其四个成员国,柬埔寨、越南、老挝和泰国,可望因此获得300亿美元(约人民币2087.8亿元)的收益。

    但是几年后,MRC修改了预测,指出这些水坝造成的环境损失超过了任何潜在利润。

    尽管有这些警告,中国目前仍有八个大坝在营运,湄公河下游各省仍坚持自己的水力发电厂计划。光是老挝和柬埔寨就计划在主要河流及其支流上建造140多个水坝。

    水力发电大坝将湄公河划分为一个个的水库,阻挡营养丰富的沉积物向下游流动,因而改变了河床和河岸的形状和深度。根据WWF的资料,在1992年至2014年间,湄公河流域的悬浮泥沙量减少了一半以上。

    沉积物无法往下游流动的同时,海水也开始往上游方向入侵,威胁到其脆弱的淡水生态系统。河岸和河床遭河水侵蚀,也被疏沙机进一步掏空。

    水坝还阻挡了湄公河流域约160种需要长距离迁徙的鱼类。Goichot说,这些鱼类要到上游(老挝北部)产卵,而幼鱼则需要回到湄公河三角洲和洞里萨湖的大型洪泛区觅食。任何迁徙障碍都极有可能导致其灭绝。

    较大的物种迁徙路线也较长,受影响最为严重。2010年,湄公河巨鲶的数量比十年前下降了90%。“该地区的暹罗鲶鱼(Siamese flat-barbelled catfish)在2013年宣告灭绝。已知存在于湄公河下游流域的692种现存淡水鱼物种中,全球有68种(10%)受威胁,22种(3%)近危。”MRC的《2018年流域状况》报告中指出。

    洞里萨湖一景。tjabeljan摄(CC BY 2.0)

    这不仅仅是环境变化所致。洞里萨湖淡水鱼黑市是个蓬勃发展、国际化的非法市场。

    这在湖边是个敏感的话题,没有人想谈。船家不敢说他们靠什么维生,市场卖家对他们的鱼价支支吾吾,有些人甚至不记得他们从哪里买到鱼。可能是因为他们不确定自己的鱼是否是合法捕捞来的。

    许多走私者是当地人,因为绝望铤而走险。联合国粮农组织指出,这里有非常多非法的捕鱼手法,包括炸鱼、电鱼、毒鱼以及大型未经授权渔网。

    许多人无视6月至10月的禁捕季。此时许多区域封闭,为了让鱼类产卵。

    大部分洞里萨湖非法捕捞的大型鱼类流向越南,据悉主要原因是越南市场相信大鱼可以带来好运并提高性能力。根据国际法以及柬埔寨和越南国内法规,这些鱼的贸易都是禁止的,但执法力道很弱。越南商人高价向洞里萨湖渔民买鱼,运回越南的特色餐厅。

    黑市贸易、大坝、挖沙和其他人类活动的影响越来越明显。

    洞里萨湖岸上的经济活动。tjabeljan摄(CC BY 2.0)

    世界最大内陆鱼生产国 湖岸人家吃鱼本来都是免费的

    作为世界最大的内陆鱼生产国之一,柬埔寨的粮食供给相当依赖湄公河。在整个湄公河流域的下游,淡水鱼在一般饮食中蛋白质的比例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.2至8.6倍。

    对洞里萨湖附近居民来说,鱼本来是免费的,但人们现在不得不以不断上涨的价格买鱼。暹粒市场一位卖家Vannak表示,鱼的价格是几年前的两倍以上。“五到十年前,我们每公斤进货价是4,000到5,000瑞尔(1.20美元),”他指着自己正在烤的鱼说。现在,这种当地人视为主食的鱼每公斤要花费10,000瑞尔。

    随着野生鱼类变得越来越稀有,渔民开始把湖切成一块块的水产养殖场,同时柬埔寨开始转往其他蛋白质来源。这些都可能会对生态产生重大影响。

    Goichot说,“其他蛋白质来源可能是牛肉、大豆或水产养殖产品,都耗用土地和水并且造成污染。其他蛋白质来源将带给土地更大的压力,并可能促使森林转作,以及产业和家庭相互竞争用水。”

    专家说,如果继续开发湄公河流域资源,洞里萨湖的变化将扩散到整条湄公河。但是到目前为止,主管机关的反应还很缓慢。

    Goichot指出,MRC在产生知识方面算是有进展,但是在重要决策(尤其是水力发电或沉积物管理)上很难达成共识。

    依赖洞里萨湖维生的村落。swifant摄(CC BY-SA 2.0)

    研究:再不采取行动 2020生物量再减3~4成

    有些对策已经到位。越南总理于2017年签署了第120号决议,概述湄公河三角洲至2100年的可持续发展愿景。环保组织继续推动政府与工商界之间的紧密合作。

    WWF根据其“亚洲三角洲抗灾力”倡议,努力在规划开发案时争取“与自然相建”的政治和财政投资。WWF另有一个倡议寻求实施水资源管理策略。Goichot说,“这么做的目的是促使产业界采取集体行动,鼓励他们为河流多做点贡献,希望最终能对河流系统的治理产生正面影响。”

    这种治理不仅对湄公河的未来至关重要,而且时间非常紧迫。根据MRC在2012年至2017年进行的研究,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,到2020年生物量将减少35-40%。

    “到2040年的水力发电计划将使湄公河大部分地区的洄游鱼类消失。预计在2020年到2040年启用的大坝水库,将让所有湄公河洄游鱼类失去生存空间。”Goichot说。

    (编辑:Frank)

    <